blocktimes董事長陳振國先生做客高端人物訪談節目《WHO》分享設立區塊鏈媒體blocktimes的初衷及用意
區塊鏈
35天前
2152



Part1


主持人:區塊鏈高端人物系列專訪《WHO》,今天我們很榮幸邀請到陳振國董事長。請陳董事長跟我們觀眾打個招呼!

陳振國:大家好!

主持人:國哥,我們知道您在兩岸三地以及科技領域已經有相當深厚的資歷,是不是可以請國哥介紹一下您自己?

陳振國:我在台灣的區塊鏈技術業界,技術業界應該是大家都認識我,但是其他的業界大概就不太認識我了,因為我自己的背景,也藉這個機會跟大家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跟幾個夥伴一起創業,我在當時創業的是亞太線上,後來他是台灣第三大的ISP,在2000年的時候賣掉,現在賣給了亞太電信。我自己早期的經驗都在電信運營方面,所以我在台灣電信業界的朋友非常多,當年跟我一樣是小朋友的,現在都已經是各公司的大佬了。在做完電信運營之後,我覺得電信運營上缺了一些東西,就像我在做blocktimes一樣,我覺得區塊鏈缺了一些東西,缺了媒體我就做媒體了。當年在電信上面不缺媒體,在電信上面缺的是什麼?缺的是一個好的決策資源系統,所以我當時又跟幾個朋友又創業了做電信運營商的流量分析的軟體,這個軟體現在還可以,還做得還不錯,在亞洲各地或者世界由華為貼牌都賣到全世界各地去了,最近也上櫃。之後,我就跟著IT業界的一個大佬,藉由這個大佬,我也認識很多台灣業界的前輩。這個大佬跟他做了有前前後後有將近十年的時間,做過VOIP相關的東西,做過物聯網相關的東西。後來沈寂了一段時間,就投入區塊鏈的領域。所以看到說我自己的背景是什麼,我自己背景是運營出身的,做過大數據,雖然那時候還沒有大數據這個名詞,從IOT到現在的區塊鏈,其實我這些事情不管是公司賣了或者是上櫃了,但基本上你可以看到我的創業的歷程都在風口浪尖上面,我喜歡新的挑戰,區塊鏈從13年到現在對我是一個很好的挑戰跟學習的機會。我交了很多的朋友,我對我自己的下一步,我覺得我經歷創業、賣公司之後,我在各個風口浪尖待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現在對我自己的期許是在區塊鏈上面退休,希望沒有下一個了,所以我必須全心全意的在區塊鏈上面。

分享在區塊鏈的經驗

陳振國:我自己是在2013年開始接觸區塊鏈,還有比特幣相關的,當時就覺得這個是一個可以改變未來的事情。在2014年就跟朋友,那個朋友你也認識,組團隊開始做區塊鏈相關的事情,這段時間來我們經歷過很多的東西,包括我們最早嘗試著改善比特幣,從性能的角度來看,我們想要嘗試著改善它。不只是我們這麼做,其實整個區塊鏈發展歷史都一樣,都從改善中本聰到改善大V,現在又有人想要改善BM,經過了大概五、六年的時間,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回歸中本聰,這是其中一條路,這是在技術面,在整個經濟面,現在我們相信的是產業鏈,產業落地,也開始在嘗試著在各個地方推動產業落地的相關的事情。我覺得對台灣的整個產業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所以我們希望藉由現在媒體還有未來的整個合作,希望把整個台灣的區塊鏈的圈子,帶上實際應用、實際產業落地的部分。

主持人:所以這也是您在從技術研發、商業開發到現在做blocktimes區塊鏈媒體的一個初衷嗎?

陳振國:是,因為我們都知道台灣的電子業在全世界是很有影響力的,但是區塊鏈上面目前還沒有,電子業裡面有幾個前輩大佬,像邰中和邰董事長,張忠謀張董事長,他們當年在看到電子業的發展的時候,創辦了電子時報,電子時報到現在它還是一個在電子業非常有名的媒體,包括外國三星都對它有很多的訂閱。我看在區塊鏈這一塊,目前在台灣雖然有幾個媒體存在,但是不是站在整個產業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比較在「幣圈」,我們希望能夠有一個媒體跟台灣的整個區塊鏈的產業共同往前成長,我們也提供一些產業的資料,包括不管是大陸還是韓國、歐美其他地方的資料,能夠跟台灣同步,台灣也跟全世界 通過我們的媒體能夠在全世界同步。

主持人:也就是說放眼未來,blocktimes將來扮演的角色是鏈接起產業跟媒體的這樣一個角色。

陳振國:是,區塊鏈重要的是在鏈接,不管是鏈接什麼東西,有人談了很多的鏈接,我們希望是在媒體上面也能是一個鏈接。

 

Part2

 

給投入區塊鏈的年輕人建議

主持人:我們剛剛的是談的是blocktimes這個媒體接下來的一些規劃,如果說對於年輕人要投入區塊鏈的領域,也不知道國哥有沒有對他們的一些建議?

陳振國:我覺得區塊鏈它非常好玩,它不是一個純技術,它技術非常重要,它相比於第一代的互聯網,它技術是更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在整體區塊鏈裡面,最重要的可能不是技術,就像中本聰他去做了比特幣,他並沒有實際發明瞭一個什麼樣的技術,區塊鏈的重點在集成式的創新。就像我們當年在2013年開始做區塊鏈的時候,我們沈迷於技術,後來的發展在整體的爆發力上面我們落後了甚至比我們還晚起步的中國大陸。所以在這一段反思之後,我覺得給年輕人的建議,我會是希望他能夠在自己的本職學能上面能夠快速地累積經驗,不管是通過媒體的學習、書籍的學習,能夠快速地累積經驗是最重要的。藉由這些經驗,跟自己本職學能串起來之後,在它自己熟悉的領域裡面發展區塊鏈相關的應用或者是場景,會是比較靠譜的。怎麼樣快速地累積經驗,各有各的說法,參加會議是一個,讀書是一個,接觸大量的媒體是一個,我們身為媒體的話會在這方面辦理扮演一定的角色,也希望對區塊鏈有興趣的年輕人能夠快速地透過我們累積到全球相關的區塊鏈經驗,這是我們對我們自己的期許,也是對於年輕人的期許,經驗是最重要的。

對區塊鏈生態系的看法

陳振國:這個問題大了一點,我們先回到我自己的經驗,在我們這個體系裡面,其實我們培養出很多的人,這些人不管現在還在我們體系裡面,或者離開這個體系,你可以看到他現在在台灣的區塊鏈領域裡面都有很好的表現,不管在各個交易所或者是在區塊鏈相關的應用,我們先暫時不講是哪個交易所哪個應用,因為太多了。我們不能說我們對這個團隊有什麼樣的貢獻,其實再度回應說經驗是非常重要的,他們在進入這個領域之前是沒有經驗的,但是在這個體系裡面一段時間出去之後都會有很好的發展。如果說回到全球,你可以看到現在開始有區塊鏈的學院研究所在開課,我們自己也嘗試著在談,我剛去了一趟海南島,也去了一趟新西蘭,可能我們會結合各方的力量,創立一個區塊鏈相關的學院,有沒有文憑再看各地政府配合的方式是什麼樣子,如果能夠有文憑的話會更好,如果沒有文憑的話,最起碼年輕人在這個學院裡面也學到了未來,能夠得到一個未來的認可,這是我們希望要做的,不是我們一己的力量來推的。就像剛剛提到的,我們跟海南的政府、新西蘭政府都在談相關的事情,我們也希望台灣能夠在這方面有一定的參與,甚至有機會的話也可以是一個主導性的地位。

主持人:對,像媒體也是一種教育,也希望能夠在區塊鏈學院裡面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事。

陳振國:如果我一開始我就能做教育的話,我就不做媒體了,這叫曲線救國,我們就先從媒體開始,因為媒體相對比較小一點點,它的傳播力可能更大一點點,所以我們從這一條路切進來是走一條比較落地比較靠譜的方式來發展,來表現我們對這個區塊鏈生態的一點點一己之力。

對於blocktimes的期許

陳振國:我們不談在台灣的地位是什麼樣子,我對blocktimes最大的期許是它在區塊鏈領域在全球有一定的影響力,影響力包括我們把台灣的區塊鏈訊息帶向全世界。所以我在做blocktimes的時候,非常重要的是在全球的合作,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因為其實blocktimes的團隊非常好,我不用花太多時間在內部,所以花的比較多的時間在跟亞洲的媒體、美國的媒體,甚至去了南半球,跟各世界各地的媒體能夠進行戰略合作,或者甚至是戰略的聯盟,把台灣的區塊鏈相關的訊息積極的帶出去,把全球的其他的區塊鏈的技術、生態等信息帶回台灣來,這是我對blocktimes在未來一段時間的期許跟規劃。

對區塊鏈領域中交易所、顧問公司、或者ICO項目的發展有何看法

陳振國:這個問題有點大,從我過去的背景看區塊鏈的發展的話,我覺得過去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應該會跟區塊鏈產生很深的連接,就是剛剛提到的我們現在對產業公鏈或者是對產業區塊鏈化,除了我們自己有信仰之外,也嘗試著推動。如果說交易所的話,我覺得台灣現在有很多的交易所,據非正式的統計數字,應該是有20個,可能有一半以上是在過去的兩個月之內創立起來的。但是這些交易所如果在全世界,如果我們上Coin In Margin Cap看的話,其實現在這些交易所都排不上前百大,這是非常可惜的。台灣有很多很好的交易所的想法,不管它是學習國外的,或者是學習國外經驗自己落地之後,不管是去中心化交易所或者是甚至有一個交易所要做到交易所公鏈,那都是很好的嘗試。但是它比較大的問題是,我們都知道過去很流行一個名詞叫ICO,ICO很難,靠的是流量,但我們也做了兩個項目,做交易所更難,交易所的流量需求更大,如果單單只在台灣的話,單單只看台灣的流量,是不足以支撐一個本土的交易所的。所以我覺得現在台灣這二十幾個交易所應該可以合作聯盟一下,或者是甚至是合併,有一個比較好的體量面向全世界,單打獨鬥的時間已經過去了,甚至是媒體,我也希望台灣的這些區塊鏈媒體能夠一起合作往外走,單打獨鬥在區塊鏈這個世界不存在。交易所除了合作聯盟和合併的可能性之外,它其實可以好好地利用我們,因為我們的目的是把台灣的區塊鏈帶向全世界,包括虛擬貨幣交易所。所以我們很希望台灣這20家,或者合併之後的也許三四家、五六家,能夠跟我們有緊密的合作,通過我們、以我們為跳板走向全世界,能把台灣在虛擬貨幣上的定位往前提升一步。

主持人:交易所的訊息、ICO項目訊息也可以通過blocktimes來做傳播。

陳振國:是。

 

Part3


目前區塊鏈技術的瓶頸

陳振國:我們的看法跟人家比較不一樣,我覺得區塊鏈面對交易所產業的話,當然如果交易所要上鏈,TPS非常重要,但它不是我個人有興趣的一塊,我覺得區塊鏈未來的發展是越偏應用的。區塊鏈整體應該是一個結耦的態勢,越偏應用的越強調效能功能,甚至有人會把整個去中心化交易所都鏈化,非常好,他是在應用深度上面,如果說到整個區塊鏈的可信、公正,或者是它的去中心化的程度,它的重點就不在TPS或者各樣的功能,它會強調它的極度的可信,其實這個態勢不是說我們預測它會是這樣子,其實他真正的就是這樣子。你看幾次虛擬貨幣的大起大落,在瘋狂的牛市或者bubble的時代,比特幣在整個虛擬貨幣裡面的份額就低於50%,經過這一波的洗牌,雖然他是最糟的,如果從一般的人看,TPS它最糟,然後從功能看它甚至沒有智能合約,但是就整個市場價值來講,它在整個熊市走了這麼長時間後,他現在甚至超過60%,甚至繼續往上走。所以你可以知道,對鏈本身的信仰並不是追求高的TPS,並不是追求它有很多很多的性能,最主要是要它的可信。所以從歷史來看,或者我們自己看,區塊鏈在未來的發展會走成兩塊,絕對是在產業上面,在應用上面它會有很多新的功能,加到鏈上會有很多性能上的要求,因為性能不夠不足以支持產業。但是回到可信記帳這件事情,還是回歸中本聰,我們認為是對的路。

主持人:是,您怎麼看比如說像是不同的底層公鏈,像以太坊、比特幣,剛剛提到的或是IBM HYPERLEDGER,甚至越來越多的公鏈選項,這些公鏈他們是不是也是就像剛剛所說的最重要的還是要有一些應用場景?

陳振國:不是,公鏈大概有兩種,一種就是產業公鏈,它當然必須有場景,產業就是場景,有另外一種公鏈,它就是不需要場景,像現在的基本的幾個公鏈都沒有場景,漸漸的這兩條路都會存在,而且這兩個這條路最終會走到一個合作的態勢,就是我剛剛提到的結耦,需要非常深的場景應用的會是做一條所謂的產業公鏈出來,但是當你需要一個非常可信的記帳,或者是我們不從技術角度來講,我們就從過去講錢是金本位銀本位,未來產業公鏈或者是這些應用的場景底下,他也許需要一個所謂的公鏈本位,公鏈本位代表了兩個意義,一個意義是比特幣本位,假設比特幣仍然存在的話,另外一個是可信本位,它的可信在產業工業上可以弱一點,但是它到了底層會有強大的可信基礎,提供了基礎的穩定貨幣,當然這裡的穩定貨幣不針對法幣而言,在虛擬世界裡面相對穩定,它的保值會更好,不管是因為幣的保值,或者是在可信的加強,這兩種形式的鏈雖然結耦了,但是藕斷絲蓮,會有一個很深的合作,這是我自己相信的,我們也有一些朋友相信這件事情。我們現在在做區塊鏈是兩條腿走路,我們很希望看到一個非常大非常多功能的公鏈,我們也很希望看到一個非常去中心化非常可信的公鏈,兩條腿走路目標是一樣的,就是都走上區塊鏈的的終極目標,就是所有的產業所有的應用都能上鏈。

對穩定幣發展的看法

陳振國:如果你說的穩定幣是相對於法幣穩定的話,我覺得它是一個很好的過渡性產品,最終虛擬貨幣會趨向穩定,在之前他極度的波動當然是對標於法幣。其實在虛擬貨幣的領域裡面,三大虛擬貨幣在這波熊市走到現在,基本上是穩定的,不對標法幣。現在所謂的相對法幣的穩定幣,我覺得他是一個過渡性的產品,現在藉由傳統世界,對虛擬貨幣的世界或者區塊鏈的世界提供基礎的穩定力量,這是非常重要的。現在全球發穩定幣的應該不下20個幣種或者是單位,我個人看它目前為止對整體的虛擬貨幣的世界、區塊鏈的世界是有幫助的。

主持人:像穩定幣我覺得是一個傳統產業的老闆們會關心的問題,它到底是不是穩定?會不會價格波動過大?他們也關心比如說項目的部分效能應用之後,是不是能夠跟原本的實體運作系統有更好的表現,甚至比如說像資訊安全、自然的風險、駭客的風險他們應該怎麼去因應?

陳振國:我覺得這問題我們簡單的講就好了,其實它是教育學習的過程,因為過去你上互聯網就記住帳號密碼就好了,你現在發現你的私鑰是記不住的,我們現在看到錢包就是區塊鏈的UI,傳統產業的人要進來,或者是傳統投資人要進來的話,它有一個學習的過程,他掉了私鑰什麼東西都沒有了,所以現在在台灣也有不少的公司在不管是硬件承包或者軟件錢包上面也有拿到不錯的投資,我更期許在做錢包的能夠把UI做得更簡單一點,能夠讓學習曲線變得更短更低,大家能更容易入門。當然我們身為媒體也有義務教育大家怎麼樣的使用會是更好的,怎麼樣的安全觀念是更好的,因為它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我們比較簡單地來回答。

您對錢包發展的看法

陳振國:我覺得現在在這條路上預測未來還不太可能,但我覺得是它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就原來在互聯網的時代,Browsers就是互聯網,他就是UI,互聯網的UI是什麼?就是Browser,那區塊鏈的UI是什麼?很多人覺得是交易所,但不是,安全性太低,它是中心化的,所以這區塊鏈的UI應該就是錢包,到目前為止沒有做得比較好的錢包,現在的錢包開始往DAPP的方向去,就是結合更多的DAPP讓它更多元化,有這個趨勢,但是現在大部分的錢包都還只是錢包,離區塊鏈的UI還有很長的一段路,所以台灣投入錢包這件事情也許是一條還不錯的路。你看第一代的互聯網上面Browser有幾個國家有,最終就是中國跟美國,錢包現在有幾個國家有,台灣也進來了,比當年做互聯網還好一點,台灣甚至沒有嘗試著做一個互聯網的UI,但在區塊鏈的時代,台灣嘗試著進到區塊鏈的UI了,希望能夠再好好地加溫放大,讓未來在區塊鏈世界的UI裡台灣能夠佔有一席之地。

主持人: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大家更簡便地瞭解,可以讓一個比較艱澀的技術為大家所接受。

陳振國:是。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