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0.PNG

Coinin是韓國領先的區塊鏈社群媒體,總部韓國首爾,依靠行業頭部資源和社群優勢,形成媒體巨大影響力,被譽為區塊鏈領域的升級版36Kr。

Coinin近期在韓國發起「Blockchain in Korea」系列訪談活動,走訪韓國頂級區塊鏈從業者們,促進中韓區塊鏈交流合作。「Blockchain in Korea」新一期,Coinin由輪值群主TrustToken亞洲負責人Ryan Rodenbaugh邀請了Amber Group聯合創始人兼CEO Michael Wu進行線上採訪,來談談“量化投資如何穿越牛熊?”。





嘉賓介紹



五十二期《Blockchain in Korea》Coinin由輪值群主TrustToken亞洲負責人Ryan Rodenbaugh邀請了Amber Group聯合創始人兼CEO Michael Wu就“量化投資如何穿越牛熊?”進行了對話。


Michael Wu

Amber Group聯合創始人及CEO,畢業於美國常春藤名校達特茅斯學院,牛津大學訪問學者,國際門薩俱樂部會員。先後供職於高盛、摩根斯坦利從事宏觀及量化交易,並曾在5億美金規模海外對沖基金擔任基金經理。Amber聯合創始人來自摩根斯坦利、高盛、彭博等國際頂尖金融交易和金融科技公司。


要點速覽


1.其實很核心的一點首先是風控,數字貨幣市場是一個波動性非常大的市場,而且不僅如此是個系統性風險比較突出的市場,從交易、到技術系統、到後來清算交割等等,每一方面都得做得非常細才行。
 
2.除了風控之外,他們覺得策略的不斷調整和再開發也非常重要,市場一直在變,而且變得非常非常快。你不能希望一個策略一直有效。光單一策略本身就需要越做越細,越做越深。
 
3.量化交易是基於數據分析(data science)和對市場邏輯和產品定價的理解相結合在數字貨幣市場,因為市場相對早期、不夠成熟,產品種類反而多樣性。
 
4. 因為還沒有行業標準,所以反而從產品定價本身就有很多挖掘的空間,很多產品其實是似是而非的,包括不同交易所的期貨因為其交割規則、底層基準的不同,其實是有很多不同定價邏輯的,所以市場定錯價,尤其短期微觀定錯價可以被抓取的機會就很多,這樣的機會在傳統市場就相對少得多。

對話內容

       

Ryan:您目前擔任Amber AI創始人兼CEO,您是如何與區塊鏈結緣的?是什麼吸引您從傳統金融行業轉到區塊鏈行業的呢?
 
Michael Wu:我其實很早在美國上大學的時候就接觸了比特幣,還下載過比特幣白皮書(但當時應該也沒有完整讀完),因為當時我在達特茅斯學院學的就是經濟和計算機。當時就覺得比特幣是一個很酷的概念,但我上大學的時候沉迷於做程序化交易,所以沒有特別深入關注。
 
真正再次接觸數字貨幣交易是在2015年,當時我在摩根斯坦利做外匯利率交易員,然後因為數字貨幣和我負責的人民幣市場有很大關係,所以就去了解並且在火幣等交易所註冊了賬戶交易,我還慫恿我當時的同事、現在的合夥人Tiantian Kullander一起買了Grayscale的GBTC。(也就是DCG旗下至今也應該是唯一一個在Nasdaq能交易的比特幣trust fund)
 

可惜後來幣價大漲以後,GBTC的溢價達到了120%,也就意味著得花2.2美元去買價值1美元的比特幣,我們覺得這溢價太誇張了,所以就賣了沒有持有錯過了不少行情。其實從這件事也反應了我們不管是那個時候還是現在一直是抱著傳統金融的合理定價、通過數據去判斷是否有套利空間等等這些理念去交易數字貨幣的。

 
真正進入這個行業是2017年下半年,我們當時已經成立了做傳統市場量化交易的公司Amber AI然後發現數字貨幣交易量突然起來了,而且機會很大、市場非常失效,不管是平台間、品種間都有很多很大的套利機會。還有就是當時很多交易所都有返佣,做Market Maker不僅能賺買入/賣出差價還能賺返佣,所以我們就快速上線了一些量化策略,很容易就賺到了不少錢。其實,當時的難點都完全不在於策略,而在於把交易的底層系統寫好、要穩定。我們的CTO Thomas Zhu是Bloomberg(彭博)紐約寫包括Tradebook等大型傳統交易系統的,所以幫我們把整個公司的技術底子打得很好,從當時他一個人帶著另一個開發,到現在他帶30多個技術開發,我們一直沿用了這套完全自行研發的底層交易系統。

 

到了2018年3月初,我們發現我們在數字貨幣已經遠遠做得比傳統資產的規模大了。而且我們當時發現這個市場很新、潛力非常大,而且很多東西不夠成熟,作為金融行業出來的,我們知道越是不成熟早期的市場機會越大就決定全身心投入數字貨幣行業了。而且那時候整個市場已經從頂部暴跌了下來,比特幣從接近2萬美元的峰值跌到了1萬美元以下,但是市場還是波動巨大、交易量也巨大,我們做的又是市場中性策略,所以2018年1季度我們的回報特別好,尤其在整個市場表現的反襯下,所以彭博社寫了篇報導還把我們成為“全球表現最好的數字貨幣基金”,其實當時有點過譽是我們正好佔了策略風格的便宜,但是無論如何也助推了我們進一步深耕數字貨幣交易領域的信心。
 
Ryan:請介紹一下Amber AI和它的主要業務吧。Amber AI目前的進展如何?
 
Michael Wu:其實這裡可以首先解釋一點,我們公司最初叫Amber AI,當時註冊在香港,是因為我們應用了很多機器學習的算法在我們的量化交易當中。但是如今我們已經從一家單純做量化對沖基金的公司,逐步拓展業務線成為了一站式的數字貨幣二級市場服務商,公司也集團化現在我們的官方品牌是Amber Group,而Amber AI只是我們在香港的一個業務主體。我們Amber Group現在的業務線集中於整個數字貨幣的二級市場服務,主要包括以下幾大類:
 
1.資管理財:也就是我們最初的量化基金業務,我們的旗艦基金PDT2自2018年初至今表現還是非常穩健的,僅僅有一個月發生過回撤,其他時間都在為我們來自全球的資管業務客戶提供穩定的回報;除了主基金外,我們也給很多機構、基金和代幣項目方提供固定收益類的幣本位理財。

 

2.流動性提供:我們給全球許多交易所、以及項目方發行的代幣提供了流動性服務,通過我們的算法交易程序幫他們保持良好的交易深度和價差,通過這樣的流動性服務讓他們的交易和持幣用戶能享受到非常好的交易流動性。

 
3.場內外的大宗交易:我們給我們的機構、基金、項目方和高淨值客戶提供數字貨幣與法幣間、以及數字貨幣之間的大宗交易,我們的報價在全球範圍內都是非常有競爭力的,尤其是一部分客戶們可以通過我們的24小時實時報價系統享受到極好的流動性和非常流暢的交易及交割體驗。


4.交易執行:其實我們的很多機構性客戶,尤其是美國很多大的基金都會通過我們做代幣的交易執行,也就是說通過我們去用比如TWAP、VWAP、Iceberg等算法買、賣分佈在各個交易所的代幣,因為通常這些代幣的流動性高且分散在各個國家各個大大小小的交易所。我們自己接入了幾十家交易平台及其他流動性渠道,所以我們能給他們提供所有這些交易所各個不同品種的交易渠道和流動性。這個業務很有意思,我們已經做了很久了,而且其實很多全球尤其美國頂尖機構都已經在用我們這個服務了,但是最近突然發現一個被炒得很熱的概念叫“聚合交易”,本質上就是想做我們這個業務。
 
5.衍生品及結構性產品業務:我們還給我們的客戶做例如定制期權、定制對沖方案、定制槓桿和借貸等業務,基本上只要我們的客戶有二級市場的特定需求,我們都相信有足夠的能力去設計產品和方案去滿足。
 

我們目前服務的客戶包括了全球比較頭部的基金、項目方、交易所、錢包、礦池礦場、和許多行業內外的高淨值個人和家族基金。我們的客戶中也包括不少面對散戶的dealer,他們通過我們獲得最終的流動性或者收益。從客戶的分佈來講,我們的客戶主要在中國、美國、韓國,在加拿大、歐洲和東南亞也有一些客戶。因為要服務這些分佈全球的客戶,以及因為我們本身就是7天24小時全覆蓋提供二級市場服務,所以我們在這幾個主要地區都設有辦公點和團隊。我們公司今天其實有另一個重磅新聞即將公佈,有一位華爾街比較資深有份量的人物會正式加入我們公司,大家可能很快可以由彭博社的全球新聞裡面讀到,我這裡暫時就不透露細節了。

 

1.PNG



Ryan: Amber AI被稱為目前亞洲最成功的加密貨幣對沖基金之一,回報率遠超市場同類基金。
您認為Amber AI是做對了哪些關鍵點才達到了今日的成績?

 
Michael Wu:過獎過獎,我覺得這裡面其實很核心的一點我覺得首先是風控,大家都知道數字貨幣市場是一個波動性非常大的市場,而且不僅如此是個系統性風險比較突出的市場,從各個交易所、到各個智能合約,需要處理的各類市場及非市場性風險非常多,而且這裡面要下的功夫很深。從交易、到技術系統、到後來清算交割等等,每一方面都得做得非常細才行。我覺得我們風控上面在過去兩年積累了非常多的經驗和教訓,這都是非常寶貴的。包括我前面提到,我們也曾經有一個月遇到基金虧損回撤,但是總體來說,我們的基金還是非常穩健的,市場中性和風控已經進入我們整個風控的DNA。這方面我們做得還不錯,我們的客戶對我們也比較放心,這也是我們要堅持繼續做得更好的。

 

除了風控之外,我們覺得策略的不斷調整和再開發也非常重要,市場一直在變,而且變得非常非常快。你不能希望一個策略一直有效,具體來說,在2017年簡單的跨交易所搬磚套利就是非常暴利的,但是這個策略如今基本賺不到什麼錢,即使偶爾有機會也體量很小或者就是要承擔很大的信用風險和限制資金成本,因為市場不斷地變得越來越有效。那麼從簡單的現貨間套利,到需要看是否和衍生品間有定價偏差套利機會,再到需要結合做市策略通過同時賺取價差和支付更低的maker手續費才能最大化收益。光單一策略本身,就需要越做越細、越做越深。
 

而且市場單策略容量有限,而且常常有時效性,那麼我們就需要多策略的輪換、配置和結合去更好的做到更高的夏普比率,尤其在我們管理比較大的資金規模前提下,如何降低alpha decay都是需要不斷去做很深度的研究,用盡可能多的數據去分析才能不斷提高,而且需要不斷地有好的人才加入,我們公司十幾個量化研究員都是頂尖名校理工科的研究生或博士生,需要非常紮實的數理分析功底,而且我們也在不斷地吸納新的優秀人才。我們的量化總監Luke Li經常開玩笑說,為了不斷能招到好的量化人才,他把他清華和哥大的同學圈都騷擾過幾遍了。

 
Ryan: 對於量化團隊來說,風險控制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可以分享一下Amber AI的風控邏輯嗎?
 
Michael Wu:我們上面其實已經回答過風控的重要性了。但出於核心IP保護和本身風控的一部分,很遺憾我無法分享具體風控的細節。只能從總體理念上講一講,原則是一定要做細,把各種尾部風險和corner cases都考慮得盡量周全,然後做好各種最細的方案應對各種各樣可能出現的特殊情況。
 
Ryan:您怎麼看待傳統領域和數字貨幣領域的量化投資的差異?牛熊市交替對數字貨幣領域的量化投資有何影響?
 
Michael Wu:我覺得歸根結底量化交易是基於數據分析(data science)和對市場邏輯和產品定價的理解相結合在數字貨幣市場,因為市場相對早期,不夠成熟,產品種類反而多樣性,因為還沒有行業標準,所以反而從產品定價本身就有很多挖掘的空間,很多產品其實是似是而非的,包括不同交易所的期貨因為其交割規則、底層基準的不同,其實是有很多不同定價邏輯的,所以市場定錯價尤其短期微觀定錯價可以被抓取的機會就很多。這樣的機會在傳統市場就相對少得多。
 

另一方面,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們覺得對於終端交易者來說,其實數字貨幣是比較複雜的一個市場需要了解的規則細節太多太繁瑣。也因此我們的客戶相信委託我們去幫他們交易等於我們用我們的專業知識和對這個市場各個產品的深度理解,幫他們去最優化他們的交易結果或者是通過我們直接去獲取這個市場能給予的穩健收益。

 

關於牛熊交替,其實每個市場都有,股市、外匯市場、債券市場都有自己的宏觀及微觀週期。但是數字貨幣市場的周期非常短,牛熊轉換非常快,這造成了很多方向性或者單邊做多的基金的起起落落而我們提供的市場中性基金,好處在於能提供穿越牛熊的穩健收益,而且這個收益可以是幣本位或者穩定幣本位的,那麼我們的客戶就可以自己選擇是願意多賺幣,還是多賺法幣。

 

22.PNG



Ryan: AI和區塊鏈被稱為是未來的三大技術,這兩者的結合將產生何種協同效應?
數據作為區塊鏈與AI技術共同銜接的中間地帶,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您對於數據確權問題怎麼看待?

 

Michael Wu:坦白說,我不是數據確權方面的專家,也稱不上底層區塊鏈的專家,所以我覺得其他朋友比我更權威更適合回答這個問題。我個人認為區塊鍊和AI的結合最重要的是能將復雜的大數據處理分析能力賦能於數據的所有者自己,而不是如當前可能用戶沒有辦法保護自己的數據擁有權和使用權,而被迫讓互聯網巨頭壟斷使用這些數據所創造出的價值。

 
Ryan:在CNBC的Squawk Box採訪時,美國國務卿Michael Pompeo被問到如何最好地規範Facebook的Libra或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時表示,他認為加密貨幣應該像SWIFT或金融機構一樣受到監管,如果這種秘密的交易成為了常態,那麼這將降低整個世界的安全性。您怎麼看待這個觀點?
 
Michael Wu:我覺得這個問題,包括這個觀點在全球範圍內都非常有爭議性,因為它涉及到了一個哲學性的取捨問題:如何平衡個人隱私的保護與政府機構出於安保、反洗錢等目的對於隱私的知情權。這個問題太大了,也不是我的專業範圍內,我還是保留給更有權威回答這個問題的朋友吧。
 
Ryan: Amber AI最新的動向和未來的規劃是什麼?Amber AI希望在哪些方面與中韓兩國的項目或機構進行合作呢?
 
Michael Wu:我們Amber Group紮根亞洲,包括如前所述,我們三分之二的客戶群體都分佈在中韓兩國。中國、韓國作為區塊鏈創新非常領先的兩個國家,從政府到民間都有對區塊鏈理解非常深刻,兩國都有技術能力、商業能力都很頂尖的人才。我們其實已經與包括Nervos、Terra、火幣、Upbit、Hashed等中韓頂尖項目和機構建立了很深的合作,我們也將繼續加深在中、韓兩國的深耕,服務於更廣大的優秀項目、機構和客戶。

 

我們Amber自己的專注點還是二級市場的服務,包括前面所說的交易、理財、資管、流動性等等。我覺得一家企業要做大做好,必須專注自己最擅長的,我們覺得數字貨幣的二級市場服務我們在亞洲及全球都應該是做得最專業的機構之一。而其他機構,不管是專注於技術或者應用開發的項目方還是專注於一級市場投資去發現最優質項目的投資機構還是立足服務好廣大用戶的交易所、錢包、礦池,都能從我們的一站式二級市場服務中受益。
 

需要補充的是我們在韓國有自己的分部,也在繼續招納優秀的人才加入我們繼續做大我們在韓國二級市場的佔有率。如果大家有優秀的朋友也歡迎推薦,我們團隊和業務一直在快速擴張,我們對優秀的人才一直是非常渴望的。

 

#3.PNG



Ryan:您作為中國區塊鏈知名人士,必然接觸過很多區塊鏈優秀從業者。
【Coinin】打造的《Blockchain in Korea》訪談節目,致力於發掘優質區塊鏈項目和從業者,呈現中韓區塊鏈發展實況。如果讓您推薦三位訪談嘉賓,您會引薦誰呢?

 
Michael Wu:這個問題很難,中韓優秀的區塊鏈行業人才太多了,我們的朋友也太多了。只選三位容易漏掉很多優秀的朋友。我就先推薦幾位我現在能想到的嘉賓。
 

第一位我覺得可以採訪Hashed的合夥人Ryan Kim,他不僅是韓國區塊鏈行業的領軍人物之一,而且他在Hashed主要負責亞洲、包括中國市場的投資,對中韓兩國的優秀項目和行業現狀都非常熟悉。而且他也非常睿智平和,我每次和他交流都能得到很多深刻的啟發。

 
第二位我覺得可以採訪Nervos項目的Terry Tai或者Daniel Lv,Nervos的團隊是區塊鏈行業的老兵,對中國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可以說是如數家珍,而且非常技術硬核,我覺得和他們聊一聊可以很深入的理解整個行業的過去和將來。我每次對中國區塊鏈技術的現狀和未來的一些發展方向有不了解的時候,經常會向他們請教。
 
第三位的話,其實我還想到一個非常值得交流,讓我不斷通過和他交流學習提高的人,就是我的合夥人Tiantian Kullander。Tiantian他雖然也是摩根斯坦利做交易員出身,但是我覺得他其實是這個行業內非常有思想和見解的一個思想家。包括我們在中國、美國、韓國的區塊鏈投資機構,和Tiantian打交道久了,很多也都這麼認為。Tiantian對包括DeFi(分佈式金融)、創新性的Token Economics的方面的研究都是非常前沿和有深度的,不管是頂尖的投資機構還是很多頭部的項目方都非常願意和Tiantian探討交流這些。
 
另外,補充一下我之前提到的關於Amber的重磅新聞,已經在彭博終端率先在華爾街金融機構間發布了:我們非常高興有像Jeff這樣資深的金融行業專家加入像我們Amber這樣的區塊鏈行業公司,共同把這個行業做大!也歡迎更多優秀的人才加入我們!
 

自由提問環節

 

提問1:資金規模越大,是否投資管理越困難?
 
Michael Wu: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簡單來說是的,因為這個市場還比較新、市場流動性和容量還比較有限,我覺得目前的市場可能還無法承載Billion USD的純量化基金,尤其是如果跑市場中性策略的話更無法承載。而且隨著管理規模的增大,對風控和人才梯隊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但是這也是隨著市場情況變化而變化的,比如今年二季度開始市場流動性非常好,讓我們覺得我們目前的管理規模還能擴充一倍以上也不會有太多阿爾法衰變。
 
另一方面,規模大也有規模大的優勢,對於我們的客戶來說,因為我們有這個規模,無論從各方面風險承受能力、還是整個交易、風控、系統的完整性,都是行業內其他中小型機構難以比擬的。而且也因為我們的規模,我們能提供更好的流動性和深度,更廣泛的二級市場服務。

提問2:您認為價值投資過時了嗎?

Michael Wu:我很喜歡這個問題!首先,我覺得價值投資永遠不過時。投資和交易最終是為了實現市場價值的發現,但是價值投資的形式不斷會變,載體不斷會變。而且量化和技術在價值投資中會變得越來越重要,如何用各個維度的大數據、用最合適的模型和算法去分析價值,發現價值,這是目前投資行業最前沿的方向之一。目前,很多原來的價值投資基金都在轉型成為Quantamental Investing,也就是結合了基本面分析和量化手段去發現投資標的的長期和公允價值,這個方向的先行者有包括Bridgewater、AQR等行業內武林泰斗。


當然到了數字貨幣這個資產類別,價值投資目前還比較困難,因為資產類別很新,項目又往往很早期,大家都還在研究怎麼去發現和衡量項目的長期價值和如何定價。在這個方面,我覺得可能矽谷的一些例如Paradigm這樣的基金會相對領先一些,因為他們對標的(不管是區塊鏈公司還是代幣項目)都看得更加底層、更細、也更耐心,更願意去從長遠來看待。我和他們交流的過程中發現他們相比短期價格更關心長期價值和壁壘,這和亞洲這邊的基金總體比較不同。亞洲這邊的基金總體交易基金更強烈,對價格和市場信息更敏感些。我們Amber自己來說,我們屬於純粹的交易和交易服務機構,其實我們發現長期的價值也是有價值的。因為我們會給市場和我們的客戶提供非常多的流動性,而流動性本身就是有益於市場價格發現機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