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9-07-22 下午12.14.44 下午.png


對話時間 :7 月 15 日 18:00

微信社群 :blockchain-in-臺灣、blockchain-in-臺灣【二】

對話嘉賓 :YeeCo CIO David Li

輪值群主 :blocktimes主編-Wade


 

YeeCo CIO David Li 為 Rawpool礦池創始人,

早期企業級礦工,擁有上百P算力規模,

同時管理上萬量級的礦機規模。

 

就此技術來看,他們是如何與其他的公鏈做出與眾不同?


【第一問】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以及是如何進入區塊鏈領域的?


David:
我是之前在百度工作一段時間,做工程師的角色,然後從百度出來之後,自己做了幾家新創,包括可穿戴設備、智能硬件、在線教育等相關領域。這個過程也伴隨著整個區塊鏈行業的關注,我周圍有很多朋友在 2014、2015 年進入領域,我個人在 2017 年進入的。

我們入場的方式,是以比特幣挖礦入場的,在去年我們的BCH 算力曾經是全球第一的,然後分叉幣BSV、BABC我們都是扮演挺重要的角色。

與此同時呢,我也算是鏈圈裡的投資者,也參與了投資,包括錢包、交易所、生態項目等,對於整個區塊鏈產業有更多不斷提升的認知。

去年底的時候呢,RawPool 做為 YeeCo 生態中的一員,我個人也是正式加入到 YeeCo 團隊,希望能從公鏈的這個維度,在區塊鏈的世界裡繼續推動這個發展。


【第二問】

從創立礦池到加入公鏈項目YeeCo,是基於什麼考量?您認為現存公鏈有哪些問題?

David
其實礦池呢,我們也做得挺開心的,挖礦是一門獨立的生意,並不是一種非常有創意的事情,雖然挖礦無論在熊市、牛市相對來說都是穩定的定投手段,但對於區塊鏈世界角度來說,從科技進步去做貢獻的角度來講,挖礦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

剛才提到了,伴隨這個過程呢,我們也投資了很多項目,那麼我認為公鏈是一條很大很大的賽道,也就是說去看未來的發展,其實還是需要能夠有很大的應用場景公鏈,這是基礎設施,那麼公鏈上我們在做各種應用,這就是第二層價值,所以基於這些考量,我們也是去年開始陸續有這樣的團隊、這樣的機會。


在這個過程中呢,YeeCo 項目是非常的吸引我,首先呢,YeeCo 有著非常強大的通訊背景、實業背景、互聯網及區塊鏈的背景,團隊非常強大。第二呢,團隊有著非常大的願景,YeeCo的定位,是成為一個去中心化的高性能萬物聯網的基礎設施,然後再用 5G 為代表這種高速傳輸互連場景中做價值傳遞的媒介。

萬物互聯網呢,是一個非常宏觀的世界觀,我認為科技發展的方向是非常一致的,經過溝通、團隊厲害、願景夠宏大,資金夠充足。再加上我們本身的礦池,我們對於 PoW 這種生態會有強而有力的支撐,一拍即合,我們就正式加入團隊了。


在我來看呢,目前大多數公鏈項目還在早期試驗階段,我們可以看到幾個典型的像比特幣啊、這個就是區塊鏈的鼻祖、數字貨幣的鼻祖,那比特幣經過了十年、以太坊描繪的是一種網絡上建立的虛擬機,虛擬計算的一種概念,那比我們早期的比特幣網路更進一步,但是呢,也會有更大的挑戰。

在 2017 年呢,有很多這種 ICO 的項目,大家也打著公鏈的名義去實行,但大多會發現一些共同問題所在:第一個呢,就是所有再做公鏈的項目,是一個非常底層的技術架構,很難去瞄準一個廣泛的應用場景去架構。那第二種呢,受限技術開發的能力,因為公鏈的研發是非常困難的,你想做成基礎設施,那就意味你未來承載的價值是非常大的,對於底層呢,無論是共識層論的研究,還是從工程能力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在公鏈領域前期會出現很多的預期,大家的方式都是我先寫好要做的事,然後再一步步工程上的驗證,所以整體上的公鏈發展還是非常早期。

目前在公鏈領域上大家會集中解決幾個問題,第一個一定是性能問題,為甚麼說是性能問題呢?如果沒有解決性能上的問題,那我們將很難想像圍繞在上面承載的應用,所以圍繞公鏈的闊容,提出了很多種的算法,每個方案都有各自的取捨。目前階段呢,我也聽到哪個公鏈好、哪個公鏈好,在我看來,如果拋掉應用場景那其實是非常片面的。

舉個例子,比特幣網絡,我們講性能,隨著各位的應用場景,大家對比特幣的認知已不再是 P2P 的概念,大家已經把他當成一種收藏品去看待,所以我現在拿一個未來可能會漲很多倍的這種數字資產,去便利商店買一瓶礦泉水,這是非常難想像的,那這樣的應用場景下,他的轉帳速率、手續費可能就不是最核心的解決要點了。


但是在一些,我們常說的DiFi系統,類似上面跑一些確認系統的公鏈系統來講,他們交易速度絕對是最核心的,否則在上面很難完成一秒海量的交易傳輸。


所以找到合適的場景呢,其實是能夠提出正確的問題,然後再用正確的方法去解決它。
第二是圍繞功能的,我們可以看到整個區塊鏈這些公鏈項目來講,功能的迭代,其實是比特幣這個第一代工,第二代呢,我們可能看到像以太坊,他提出了這種虛擬網路的這種概念,那他把一個鏈升級成了一種虛擬一種操作系統,那再往後呢,就是一代一代,我們相信這種大的功能性的進步是整個區塊鏈裡面。當然一些小公鏈我們可能基於這個以太坊,比如說基於一些,像以太坊這些既有的公鏈去做一些小的功能調整,更多的還是大的概念上的應用。這些大的概念提升呢,其實可以看到他更多的事,正是像這種操作系統再做發展。

另外這也會用實際應用場景做對接,所以在我看來就是解決整個公鏈性能問題,和功能問題,這些都是著手要解決的問題,但是一定要在你設定的應用場景下面。

所以在這些選擇中,YeeCo 選擇以 5G 技術為爆點,互聯網的這種場景。那這種場景最優先解決的問題是滲透性的問題,而不是絕對性的問題,比如說我們可以在這個大量的應用爲上面之前我們保持的的這個TPS,但是在未來。在爆發點海量設備連接之後,我們的公鏈是能夠快速擴容,甚至自動擴容,能夠支撐非常高的這種傳輸性能,這些環節呢,就變成了這一技術路線中的這個構成部分。


另外一點呢,就是公鏈項目,普遍有一個節奏感的問題,因爲很多的從業者或者是投資者,大家會認爲說,我們做公鏈就一定要這個版本,標定在我們做出一條公鏈上,其實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因爲公鏈做出來恰恰才是這條公鏈的起點,只有在上面真的能跑起應用,真正能達這個項目所描繪的上面商業場景、產業場景。那麼這條公鏈才算是一個成功的項目,所以從這一點來說呢,很多時候並不是說一條公鏈的發展速度,你的項目進展速度有多快,更多的是你上面所構建生態的速度,你的產業配合的速度,你的商業合作的速度有多快。


我們也很高興,其實今年我們看到很多項目的進展,大浪濤沙,留下來的這些項目,去掉了很多泡沫市場,很多浮躁。第二呢,就是我們很多的投資人都對這個產業非常的感興趣。

總而言之呢,現在整個公鏈項目都是處在非常早期的實驗階段,無論是什麼樣的領域,和所有的產業在結合的時候,都是在摸爬滾打的狀態,所以這也正是公鏈項目給大家有巨大想象空間的原因,比如說他現在還是一個小孩的狀態,我們覺得這小孩未來一定會長成這種參天大樹。



【第三問】

針對區塊鏈不可能三角,您的解決方案是什麼?所謂「分片+分層」,與現存主推分片的公鏈項目有何不同?

David:
區塊鏈不可能三角,這個大家都清楚,就是在去中心化、安全性、以及性能上,這是三角維度,選擇了其中兩項,捨去了其中一項。

回顧這一兩年,一些新的共識,大家不難發現的就是選擇了其中兩項,捨去了其中一項。

到底有沒有方案是能夠同時兼顧三者的呢?在我們YeeCo的研究過程中發現其實是有方案的,這個方案就是利用分片在分層的方案,不斷應對好這個三角,而且能夠爲應對未來複雜的應用場景。


我們先聊聊分片的技術,目前主流的分片有網絡分片、交易分片和狀態分片三個等級。然後技術難度呢也隨之增加,分片的核心在於分片的節點,需要達成一致,並且防止被惡意攻擊者控制。而且分片之間需要傳遞信息,保證交易,還有智能合約的狀態,始不同分片的共識達到一致。這裏需要說明的是,依靠的是PoW共識下的全分片方案。


他能夠確保在去中心化安全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實現基於PoW共識算法的性能提升,從而有效解決三角問題。

在我們的研發哲學裏面呢,確保安全性是第一位的,也就是區塊鏈,安全性是不能妥協的,否則其他特性就沒有意義了,我們大家想象一下,如果說我們能夠在系統中構造一些非法區塊,造成一些數據破壞,或者一些生化攻擊。那這個區塊鏈網絡很可能是一文不值的。

YeeCo 則採用這種並行挖礦的方式,可以保證採用分片架構不會引入 51% 算力攻擊,即便是惡意算力在全網 51% 以下時,也無法對任何一個分片進行攻擊,這些都是我們的分片方案,這是整個 PoW 方案中對安全性做出的改進。

第二個重要的點就是去中心化,我們這邊的去中心化,其實是作爲一條公鏈的必備項。比如說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市場上捨棄去中心化的公鏈項目,我們認為那些公鏈在未來的商業博弈環節中很難成爲一條大家都願意參與的一條基礎公鏈,而更像是在某些領域的聯盟鏈的方案。

因爲作爲一個價值互聯網基礎設施,公鏈系統必須存在不可替代的角色或節點,在我們來看這是一個根本性的定性要求。所以,區塊鏈系統去中心化的程度,一方面體現在對等節點的抗合謀性;另一方面體現在對等節點的網路規模,YeeCo在這兩方面都有比較好的表現。

首先呢,因爲採用了PoW共識機制,所以YeeCo 繼承了PoW共識較高的抗合謀性,並沒有引入更複雜的治理機制,保持對等節點的純粹性和多樣性,對等節點則更趨於競爭而非合謀。以上就是去中心化 YeeCo 的相對優勢。

另外呢,YeeCo 通過分片的這種架構,使得每個對等節點只需要同步驗證保存帳本其中一部分,降低了對等節點的參與門檻,提升對等節點的網路規模發揮了正向作用。

第三部份,就是實現高性能。因爲分片在解決性能上面,其實是我們認爲在公鏈領域裡面第四代的這個技術思路了,如果我們把一條公鏈比喻成一條公路,然後我們把上面跑的每一輛車,想像成一個個區塊,用這種形象比喻我們去做一個類比。

假如說我們想提升這條公路的運載能力,那麼我們有幾個方法,第一個方法呢,是我們降低車和車之間的距離,用這種方式呢,讓整條道路跑更多的車,從而提升整條公路的承載量,那這種方案的好處是非常簡單,可能簡單改其中一個參數就好了,那它的難點是,首先它是有明顯的瓶頸,瓶頸就是當車和車首尾相連的時候變成一輛火車的時候,這就是它的最大的極限,另外呢,你縮短區塊之間的,間隔,也就是讓車與車的間距變小,在整個網路傳輸過程中會造成更多的分叉。所以我們認為這種技術雖然簡單,但有明顯的天花板。

那第二代擴容技術呢,就是提升每一個區塊的大小,承如我剛剛提到的例子,就是讓每輛車拉的更多承載量,那這種方案也是有它的弊端,當然他做起來也是比較簡單的,它的弊端是什麼呢,如果我想讓每輛車裝更多的貨物,那我必然對車的要求變得更高,那必然對這些造車的廠商要求越來越高,到最後才發現路上已經不跑小轎車了,全部都只有單一的一種大卡車,而且只有少量的幾個,那這就意味著整個網路系統會呈現出更加中心化的形式,所以這個對於一條公鏈特性上來講是相對不利的。

那第三代的擴容思路,是我們利用DAG這樣的技術,就可能在路上,不是跑一條直線,而是可以變換車道的跑。然後他們之間的交互,也可以更複雜的鏈結。它的本質可以等同於,我把一條道路擴寬了,相當於這條道路上可以跑更多的車。邏輯上來論述,這種擴容技術並無本質上的變化,所以承載能力必然也有一定的上限。

那接下來我們就來到了第四代的這種全分片的思路,那分片大家可以簡單的理解成:我們有一張複製的卡,我們可以把一條道路的運載能力,通過分片技術複製到另外一條道路上,那我多複製幾次,我的性能就會隨着我複製的次數變高,性能有一個比較良好的成長。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解決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如何去複製,第二個就是複製之後的這些道路之間,他們是如何通訊、如何傳遞信息?如何傳遞這個狀態?這也正是分片技術的挑戰所在,特別是全分片,我們可能要做到類似於狀態、類似於交易,包括網路層的這些分片。那確實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但是它的好處呢,是非常明顯的,無論市場上我們公鏈性能做到多好,我們通過分片技術這張複製牌,我們就可以讓它的性能雙倍的成長。

在YeeCo的設計目標裡面,我們基礎TPS是五萬以上,如果沒有這個分片的技術幾乎是不可想像的,特別是在一個PoW共識機制的一個系統。

那麼在市場上採用這個分片方案或者在這個方向探索的項目是有一些的,有一些是基於PoS上面的分片技術,那這些因爲其實是PoS還是PoW方向的選擇,這些我們認爲不是具有完全的可比性,然後還有一些項目是在PoW方向上,但是並沒有做全分片的方案,而是在其中的交易環節做了交易分片,那在我們來看也是改造的並不夠徹底。

所以YeeCo採用這種全分片的方案,我們認爲是面向未來就下一代公鏈的一個killerfeature,那我們當然也帶來很大的技術挑戰,但是在應對的YeeCo場景,我們未來這種5G的萬物互聯網時代場景下,這種高伸縮性的世代,我們相信是現在市面上最有優勢的公鏈項目。

我們接下來再說一下YeeCo分層架構,YeeCo內置了Layer one ,Layer two兩層架構,第一層是我們PoW模型,第二層我們是面向未來業務需要的痛點去做一條相當於中間的鏈。

因爲我們發現,目前其他方案的公鏈的Dapp,往往基於性能教育成本、還有存儲的考慮等,提供了鏈上智能合約配合的中心化系統,這種架構面臨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中心化系統中一些信任問題,第二個問題,中心化系統和鏈上相互操作的這些方法不統,研發效率和安全性都有挑戰。而第三個問題是鏈上智能合約的部分,效率仍然受限於此鏈本身的性能,我們覺得目前看到的其他公鏈方案的一些問題,我們認爲未來在底層跟鏈還有去中心化系統之間插一層業務的支鏈,作爲Dapp開發的是一種常規的形態,這條業務之鏈,也就解決了以上幾個問題。



【第四問】

採用分片技術的幾個項目中,以太坊 2.0 、Harmony 的規劃選擇朝PoS的方向,Zilliqa則是與YeeCo一樣選擇PoW,請問是YeeCo什麼樣的思考,以及有何異同呢?

David:
好的,這裡面我就 PoW 做一些補充,因爲市面上經常會有各式各樣的共識。PoS、DPoS各種的比較。首先,我們認爲PoW目前仍然是其他共識的基礎,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那關於這個論述呢,我們其實有寫過一些技術類的文章,在我們後面可以把這個文章給發出來,那麼我相信也有很多支持 PoW的朋友,給了很多 PoW的優點,比如說可信、純粹,關於能耗有人認爲這是PoW的缺點,但是也有人認爲只要有成本和代價才是安全性的基石,那種依靠的眼中我們是如何看待PoW的優勢。

第一,PoW是共識開放性的機制,PoW共識先天就是爲開放的參與者集合設計而成。這種開放性,我們不確定誰會參與到這個生態裡面,時時刻刻都在挑戰著共識的達成,不論是能啓動還是後面出現礦池,還是不斷出現更高的買點。幣價起起伏伏,挖礦難度起起伏伏,所以他是一個非常開放的一個系統。

第二,就是PoW採用了非常簡單的機制解決開放性問題,因爲在複雜的共識上面,我們就會存在非常多的治理模型,但是PoW呢,不需要爲任何的場景去去打任何補丁,從目前來看,PoW有非常強的生命力,就是因爲共識機制簡單,巧妙有效,適應性極強。另外,PoW也是一個非常徹底的排名生態系統,隨時可以入場,你隨時都可以挖礦,那PoS可能覺得這種Staking的投入,算力很像,但其實如果在博弈的環境下,大家會發現籌碼的成本是不一樣的,所以起點的參數會造成非常大的不同的格局。所以上面我們講PoW就是有這種共識開放性的優勢、也具有共識安全的可靠性。

PoW因爲引入了這個實體挖礦的這個環節。所以它的安全性不僅僅是一些權重、一些比例的問題,更多的其實是成本代價在支撐著整個PoW安全性的根源,而且這個根源是根植於物理網路環境的。

所以PoW這種共識開放性和共識安全性,他們正是區塊鏈不可能三角裏面的這種去中心化還有安全性。那剩下就是可擴展性,也就是性能,恰好是PoW目前需要發展與創新的方向,正好也是我們YeeCo 需要努力的方向。所以簡單說就是PoW的本質優勢,是提供了一套高度去中心化高度安全的共識機制,但是可擴展性差,所以我們做的就是在PoW共識基礎上。去增強它的可擴展性,提高它的性能。所以其他利用分片我們就不做對比了,我們有我們的堅持。


像剛才問題中提到的Zilliqa,據我了解呢,他最開始是只有這個交易分片,後來陸續加了這個網路分片,雖然他也基於這個PoW,但他並不是一個全分片的實現。從目前實現的效果上來看我覺得也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所以作爲在同一個賽道上的選手,我認爲YeeCo在完成這種全分片架構這個這個道路上,應該是比較優秀的選手之一。


【第五問】

可以解釋YeeCo採用的Tetris共識算法嗎?它與其他的拜佔庭容錯算法有何不同?

David:
好的,Tetris是YeeCo整體方案裡面Layer2的一種方案,他的整個共識算法其實非常複雜的,大家感興趣的可以在YeeCo官網上面能夠看到,Tetris算法的一些內容我試圖用比較簡單的方跟大家描述描述,首先定性來講,Tetris共識算法,也是拜占庭容錯的一種實現。

那這個名字呢,顧名思義就是俄羅斯方塊的意思,那他在整個運行的感覺上很像一個俄羅斯方塊,我們都知道俄羅斯方塊,只要你填滿一行那這一行的區塊就會消掉,無論放什麼圖形,也無論它的速度是多快。如果說它的速度非常快,但是他只要是滿足條件了,可以一行一行消除,可以四行一起消除,那麼它都可以在整個容器裡面不斷地生存下去。

那Tetris共識運行起來呢,跟這個感覺很像。比如說隨著上面的交易不斷的融入到網路裏面。那他就會根據交易的量來動態的去調整出塊周期,有時候當交易量非常大的時候,它的出塊將會非常密集,當交易量變小的時候,他就會在一個比較低頻度進行出塊,用這種方式呢,保持一個非常好的伸縮性。


想做到這一點呢,其實是依賴我們在節點信息傳輸,他這些驗證節點信息傳輸的方面,做了很大的調整,我們知道一些BFT的這些方案裡面信息傳輸,大都是鏈式傳輸。那麼信息的這個傳遞過程,確認過程是比較慢的,那Tetris是基於廣播的傳輸,所以傳播速度非常快,很快就會傳輸到所有人手裡。但會產生很多流量,為了應對這些流量,,我們在網路層做了這種子網的設計結構。也就是說在驗證節點之間,我們組成一個子網,同時驗證節點和外面的一些節點,我們又相連成子網。也就是說一個網路連接另外一個網路,不斷的擴充下去,就像一個向日葵對吧,這個中間就是我們的核心–驗證網絡。然後呢,再往外就不斷的應用,這些網路會隨着整個廣播的過程,快速的就傳播出去。另外一點,我們的節點有競選機制,顧名思義,可以有效保證網路的去中心化。

所以簡單來說,Tetris共識算法呢,他是代表大吞吐的一種共識算法,它非常適用於一些高速交易的場景,比如說在上面去構建去中心化交易所就非常合適,那Tetris同時也會使我們YeeCo Layer2的優選方案。


【第六問】

YeeCo白皮書中提及 5G和實體產業的結合應用,能否詳細介紹一下?

David:
好的,關於5G的技術呢,爲什麼會把5G單獨拿出來談,其實我們應該是放在人類科技發展的歷程上來看的,我們知道第一次科技革命產生了蒸汽機啊,第二次呢,產生了電。第三次科技革命了產生的訊息網路,那第四次我們認爲這次科技革命產生了智能。每一次的重大歷史階段,我們生產力都會有爆發式的增長。

從整體趨勢來看呢,生產力的提升已經有大幅度提升,一些物理發明已經升級爲群體分工互聯的協作型的這種效應。所以我們現在講的生產力的時候,已經不是單一工具的,我們帶來更多提升與協作效應,整個社會生產力的大幅度提升,那「相互鏈結」就是其中關鍵因素。

那另外呢,伴隨著生產力的提升,其實對生產關系也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比如說:原來最早期的這個商業協作是非常簡單的,買家、賣家。而現在我們可能生產一個手機,可能我們的供應鏈條,有幾層甚至十幾層,需要更大範圍的,跨國經營的、跨領域的協作,那這就是我們全新的生產力關係。那面對著未來的萬物互聯的網路,除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還有人和物質間的關係、以及物與物之間的關係、智能與智能之間的關係,所以這些生產力的提升帶來的生產關系上也不斷有新的要求。

5G 技術呢,其實是新時代,我們認爲是提升生產力的引爆點,因爲它關鍵就是在相互的鏈接,那5G 的未來就是「高速率」、「低延遲」、「海量的連接」,那這裡面將創造大量的全新的機會,大量的全新的商業模式。

那區塊鏈技術呢,其實是解決生產關系的一種創新的途徑,那YeeCo的目標呢,就是成爲一個去中心化的高性能萬物互聯網路的基礎設施,同時,在5G爲代表的這種高速海量互聯場景中,做好價值傳遞的宅體,換句話說,他是來解決海量數據產生之後的這種生產關系上的問題。
那在我們商業化的這個探索的思路上呢,我們是非常堅定的,我們定位的目標是擁抱非常廣袤的實體產業,5G作爲契機,在區塊鏈還有實體產業相結合中,堅定的前行。


這裡面有幾個核心的思路,一方面我們是會看成2B的環節,第二呢,我們會抓 5G所帶來的一些新的機會、新的場景,第三呢,就是我們會跟行業節奏保持一致,不會太快,也不會太慢。我們有三大主要關注的方向,第一呢,就是產業應用,這個就是我們最主要的以5G爲契機,我們希望從供應鏈的各個產業的供應鏈的環節入手,而不是從C端入手。然後爲實體產業呢提供內涵、依靠的完整的解決方案。比如說我們最終去談成的合作呢,並非只是包含一個鏈。而是給產業包含鏈技術的一個完整的解決方案,涉及的領域包括智慧物流、智慧醫療、智慧農業啊,一系列的比較大的,因爲5G的產生而會爆發式發展的領域。第二個領域呢,是這種公共服務領域,也就是說我們會以大數據和使用爲目標,利用YeeCo爲這種公共服務機構創新一些商業模式。第三塊呢,就是我們現在熟知的區塊鏈領域,比如說「DiFi」、「Dapp」、「Game」等等,那這些領域是我們從公鏈角度來講,完全可以支撐的領域,但是從整個我們挑戰的難度來講,應該產業應用領域會使我們投入非常大的精力。




【第七問】

您怎麼看跨鏈技術的發展呢?

David: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呢,我們認爲區塊鏈未來的格局呢,最終可能不會是只有單一的一條鏈,大家都跑到某條公鏈上。他還是會呈現一些分散化的情況,那每一條鏈都會有自己不同的應用領域和所謂的勢力範圍。不過從人類社會發展來看,分工合作是必然趨勢,不同的應用領域必然會有多樣的連接,這種連接應對到我們不同的這個工業來看呢,其實就是跨鏈的行爲,所以跨鏈呢,我們認爲是必然會發生的,首先要爲這種跨鏈的場景做好技術上的準備。


那解決跨鏈的技術有許多方案,我們 YeeCo有自己的我們叫做CRFG的方案,這套方案其實就是在PoW這個上面我們構建了一種能夠解決最終確定性問題的一種技術。那麼有了這種技術呢,我們不但可以處理好分片和分片之間的最終確定問題,也能處理好跨鏈中鏈和鏈之間的最終確定性的問題。所以YeeCo等於跨鏈,是先天支持的,而且我們認爲這可能是未來發展的一個主要前景方向。



【第八問】

YeeCo有什麼策略讓更多開發者與用戶加入到這個生態系呢?

David:
加入到YeeCo的生態裡面有三種角色,一種角色是社區的角色,主要我們擁有跟YeeCo同樣的願景,我們一起去推廣YeeCo,讓更多的人去了解到YeeCo,也產生更多的合作的一些商業機會。我們YeeCo社區,其實後續會推出一個叫做「全球大使計劃」,我們會在全球很多的地區。去吸引願意爲YeeCo生態去做貢獻的社區的小夥伴們。然後大家一起去啊推動YeeCo,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YeeCo的整個生態裡。第二個群體呢,是開發者。那我們知道一條公鏈是否能夠繁榮,取決於核心上面的應用是否足夠繁榮,那對於開發者這個環節呢,我們不會在現在推出,因爲現在公鏈還沒有上線,我們可能會在測試網絡的時候,會邀請開發者,加入到YeeCo,的這個生態體系裡面來。第三塊是產業夥伴,那我們會通過商業合作以及投資的形式,那麼我們會和這些實體行業建立起「強聯繫」、「強連接」。從而推動YeeCo生態在這個使用範圍內得到很好的推廣。


所以總結來看呢,就是有社區的角色、開發者的角色、還有產業夥伴的這個角色,那這背後可以回顧一下,YeeCo他到底有什麼樣的一個價值?比特幣,大家現在已經把它認爲是一種收藏品的價值,那大家投資比特幣是因爲稀缺而投資,這是一條萬億級的賽道啊,現在全世界都涌入到比特幣的世界裡。第二個以太坊更像是個大實驗模型。以太坊構建了全新的權力世界,我們是因爲這件事情是投資以太坊,所以他也是一條萬億級的賽道,那YeeCo我們是一個商業落地的大賽道,我們投資YeeCo是因爲區塊鏈和全球實業的結合,所以這是一條可能更大的十萬億級的賽道,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講,我們非常歡迎來自於社區,來自於開發者,來自於產業的合作夥伴們和YeeCo共建YeeCo生態,一起去推動整個區塊鏈世界和實體產業結合大方向的發展。

目前YeeCo項目,我們已經上了火幣,還有OK交易所,代幣的名稱是YEE,所以支持我們的小夥伴們一起持有YEE,我們在5G時代「YEE起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