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times線上人物對話第十九期】用分佈式帳本技術重新認識你我
人物對話
29天前
4915


螢幕快照 2019-01-24 上午12.02.35.png


對話時間 : 1 月 5 日 19:30

微信社群 : blockchain-in-臺灣

對話嘉賓 : BiiLabs CEO 朱宜振

輪值群主:blocktimes主編-Wade


來賓簡介:

朱宜振,人稱朱拉麵,BiiLabs CEO、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成功大學夢之大地創辦人。投身嵌入式硬體產業,十五年以上軟硬體經驗。現從事新創孵化/加速事業,關注智能硬件、醫療器材及網際網路項目。相信物聯網與分佈式帳本技術能為網際網路帶來更多的好處。


【第一問】

請先介紹一下您自己,以及您為何選擇物聯網+分佈式帳本技術(DLT)作為開發方向呢? 


朱宜振:

我從90年初期開始接觸參與網際網路產業,出社會後最多時間是在高毛利的供應電腦產業、鐵道基地台,直到這幾年才回到新創及在區塊鏈做服務。我們會想用分佈式帳本(DLT)做開發方向是巧合吧,我們其實是一直想在物聯網尋找機會,直到發現DLT似乎是可以解決物聯網的問題。


我想分享幾個觀點,比如:現在的internet是已經超過30年沒有大革新的技術,原則上過去歷史沒有人開發出一個技術是超過十年以上未被顛覆的,而我們現在使用的卻是這樣的一個技術。它除了過於老舊之外,internet在原先設定是少於40億個IP的,人的用量早就超過這個數字,何況是未來將有大量的裝置連上網。


傳統的internet是你我來做溝通,透過第三方來做handshake(交握),你可以想像到了萬物連網的時代,每一個正常的handshake是由數億個裝置發起的時候,它其實就是一個網路大災難。


因此我們發現 DLT 是可能可以取代過去internet TCP/IP 的 protocol。我們除了自己從事研究外,也發現全世界都在做類似事情,同時被邀請進IEEE做實證, 更加深了我們相信DLT在物聯網內可以做點事情的。


【第二問】

您近來對 2019 年的趨勢分析中提到,政府本來就具有信任基礎,導入區塊鏈的使用是比產業更合適的應用場景。您也提到與政府結合的溯源、文件交換與追蹤會是趨勢 ; 同時 BiiLabs 與北市府的MOU也是去年的熱門話題,想聽聽您與政府在市民卡整合「數位識別」的合作經驗,以及政府在導入新系統時最在意的會是什麼?透過政府實現分佈式技術應用落地,會是您認為2019最有效率的路徑嗎?


朱宜振:

我觀察的是,每個人都了解到區塊鏈本身是試著解決信任問題的技術,但弔詭的是在雙方本身沒有信任的狀況下為什麼要談信任?


因此是雙方在要交易下才需要開始談信任。


用最簡單的論述來說,如果說區塊鏈是去中心化、去信任的技術,並用在金流服務上,我們可以試問幾個問題:


今天若有一個去中間化的國際匯款公司提供國際匯款服務,你有多少錢敢讓它付呢?


在我百場演講與觀眾問答互動的經驗來看,人們的風險耐受度頂多到一萬美金以上,陸續就會有人退縮。不過,大家會是放心的到銀行匯款,無論它收多少國際匯款手續費。


所以我的論點是,如果這項技術它真的可用,一開始會是既得利益者、既有服務提供者或已持有信任的單位最先會去使用。而政府就是既有持有信任且與公眾服務有關的單位。


與台北市政府合作數位識別,從我們去年簽了MOU,整年也一直在做很多內部實驗。我們提供了一個framework給北市府,目前已經可以下載,不過其中有很多無法控制的原因,政府端尚無積極推廣。但是今年無論是中央政府或北市府都有很多計畫是讓我感到期待的,我們也已有非常多的交流,不過,具體會有什麼成果還得看實際狀況。


政府方導入新技術的時候在意的是什麼呢?第一個,其實各國的政府都不太能夠接受直接做加密貨幣的導入。因為只要談到貨幣,它就是一個政府的根本。一個要從骨子裡顛覆它的東西是不太可能被接受的。革命的代價是很高的也不實際,從政府端做進化才是最務實可行的方向。


政府在導入時,確實是希望透過區塊鏈做一些政策上的透明化,比方台灣的環境污染數據被忠實透明紀錄,讓不肖業者無所遁形。這件事就相對容易被採納。


接下來,BiiLabs也會與政府有相當多的合作。


基本上除了金管單位外,我與許多五、六成以上的部會都有交流,確實在文件交換、資訊流交換上,政府端有很多想像。中國的政府單位也是如此。


去年十月我受邀參與中國工信部可信區塊鏈峰會時,當地經驗豐富的智慧城市業者也準備用區塊鏈來做監理、身份追蹤與管理的基礎。


與政府合作有個好處,不用額外思考賺錢的事情,只要讓現行政府制度更加有效率即可。我們看到在2019年,政府將會在區塊鏈上有更多可能發展。


【第三問】

談起「數位身份」,您有一個比較保守的說法:「數位識別」,因為您看到了物理世界 (例如:人) 與數位證明真實驗證的困難。我們從現有做數位身份的項目如 Sovrin,Civic,Uport,IDHub 等來看,提出的解決方案包括:結合生物辨識(如:指紋,臉孔)、中心機構的登錄驗證、群體評鑑等,您怎麼看這些用來證明「唯一性」的方法呢?


朱宜振:

首先我想澄清,區塊鏈本身不能解決「唯一性」身分來源的問題,那基本上歸在KYC的層次。


如果沒有存在證明、長時間累積,都還是需要搭配傳統KYC結合才能做到區塊鏈上的數位身分。


所謂真正的區塊鏈數位身份,會是一個理想世界的展開。


簡單敘述它的做法,區塊鏈最適合做的是存在證明,從出生起每個關鍵時刻都能被記錄的話,經過長時間累積後就會成為真正區塊鏈上唯一性的KYC。


結合生物識別、指紋臉孔、中心機構登錄驗證等,也就是我剛剛提到結合現行傳統KYC、驗證方法搭配區塊鏈的存在証明來做這些事情。如果只單論區塊鏈原生的數位身份,從技術面來看,它可能意義不大,甚至可能會被傳統的數位身份專家批評的一無是處。


唯有經過長時間存在證明登錄才有價值,從出生開始,大大小小的事都紀錄,這件事情是困難的,然而,與政府單位結合會讓這件事變成簡單可行。


至於現行的各種數位身份計畫,它們的癥結並非技術問題,而是需與現實世界不同單位搭配才有機會落實長時間的存在證明去累積區塊鏈上的數位身分。


【第四問】

談論「數位身份」的團隊,都是試圖透過區塊鏈或分佈式技術解構「身份」這件事,譬如你可能依照不同情境,變換或者部分暴露身份 ; 或者在在驗證身份上可以更有效率,保留隱私。您認為「數位識別」或者「數位身份」的實際應用場景會是什麼?


朱宜振:

我們必須先務實的理解,現在所談的「數位身分」在台灣及美國歐洲等政府單位都是單純的希望透過區塊鏈公鏈的全球性級別backbone提供一個跨區域、跨地域、不限時間不限地點的全球性快速存取服務。


而這種全球性級別的backbone,老實講在過去只有Facebook及Google等業者有,但它們也因為掌握有過多隱私而形成問題,造成不同國家面對到國安危機。所以,區塊鏈公鏈則形成一個global backbone且夠輕量化,並成為營運成本及效率堪用的基礎架構。


具體場景生活化且簡單,如駕照、身分證等,如果在國外要證明自己的身分,這時則有一個全球性級別的公鏈backbone即可提供,彌補原先各國政府資料網路有地域限制的問題。


而可提供這樣技術的公鏈沒幾個,因為公鏈本身的擴散性、導入程度、夠不夠多元等,都會影響可使用性。簡單來說,區塊鏈在數位身分上最好的應用就是能夠做各種全球性的資格確認及服務取用。


這種理想平台的基礎就是要能global access,但這又不是單一公司所提供的,而這是公鏈可以做的事情。但現實是,要能被這樣使用的公鏈還有許多基本須被滿足的條件。


【第五問】

您認為身份資訊在導入分佈式儲存方案的同時,要如何兼具安全以及隱私?若在分佈式技術上依循GDPR規範的話,會有什麼困難與矛盾的地方嗎?


朱宜振:

同樣的,這也不是技術問題,技術是中性的,而區塊鏈本身為分佈式帳本,分佈式帳本要寫上什麼基本上是由人來決定的。


我們最近試著透過參與國際大型數位身份專案、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合作,討論哪些東西可以被寫在區塊鏈上、哪些不行。由於 GDPR 本身所謂的被遺忘權,與區塊鏈的不可竄改性互相牴觸,因此我們花很多時間與專業人士學習、國際大型專案協作去學習跟定義什麼樣的資訊適合上鏈。


還有困難點在於,目前被釋放出的GDPR內容只有條文,就是「What」。我們要了解「How」及「Why」我們才能做出能真正被使用的數位身份方案,而這些都是需透過協商及規範才知道。


透過這幾個月的討論我們已陸續知道哪些資料是可以放在鏈上哪些不可以,這就是真正務實的落地。不斷的與stakeholder、用戶、未來的潛在客戶、政府和國際性組織(包括歐盟)交流,才能進而找到真正可行並可被量產的數位身份方案。這會比單一小規模的區塊鏈專案所做的POC要來得實際。


【第六問】

BiiLabs 在2019年有什麼樣的規劃以及展望呢?


朱宜振:

2018年我們花了很多時間開發核心技術,還有基礎技術的研發,因為我們知道區塊鏈真正落地時,基礎技術是非常困難的。我們還是務實地去打泥巴戰,嘗試並且改進來做到落地應用。


另外2018年開發的許多POC,都會逐漸在2019年公布。在2019年我們將聚焦智慧城市以及分散式能源的應用情境上,今年大約可能每隔兩個月就會有與第三方合作的新聞稿公佈在各界的區塊鏈應用,不只是台灣,BiiLabs將以日本為母市場,市場能見度也將慢慢被看到。


在未來,BiiLabs認為區塊鏈可能只是一個更大未來的前哨站。


那未來是什麼呢?未來可能還是聚焦在大數據的應用,因此我們已經在開發下一代的資料經濟及data market的應用,我相信這會是現在在討論區塊鏈的更大幾個級別的市場。未來,資料就像是石油,區塊鏈在資料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甚至比AI重要。因為隱私不處理好,基本上AI是沒有辦法處理事情的。我們歡迎更多業者及伙伴一起來討論後區塊鏈時代-「資料經濟」的未來。


【傳承問】  想引薦哪兩位產業大咖來做客 blocktimes 進行分享呢 ?


1. LEADBEST CEO 李佳憲

2.VMFIVE共同創辦人兼CEO丁俊宏(Sam Ding)


回顧【blocktimes線上人物對話第十八期】如何實現區塊鏈的落地應用

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