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終將自我毀滅」——和 Ron Paul 聊比特幣
節點專欄
120天前
2580

在成為奧地利經濟學院的一名學員之前,他曾在美國空軍擔任飛行外科醫生,並在德克薩斯州擔任私人婦產科醫生。在讀完路德維希·馮·米塞斯和安·蘭德的著作後,Ron改變了自己的信仰,並在70年代布雷頓森林會議結束之後,決定競選國會議員。



末日博士.PNG



尼克松退出該協議的決定對美國的貨幣政策產生了持久的影響,於是Ron Paul博士就開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作為這些變化的反對者,他認為法幣體系中存在著許多風險。他從1976年到1977年,1979年至1985年以及1997年至2013年曾擔任得克薩斯州會眾議員,並在2008年和2012年參加過總統選舉。因現代右翼自由主義運動教父成名的他熱衷於倡導金本位的思想,同時他也堅定地批判美聯儲及其其貨幣政策的風險。


作為國會議員,他在眾議院銀行委員會的職位提供了一個傳播奧派經濟學的平台。他2009年的暢銷書《終結美聯儲》和2012年的總統競選可以被視為他職業生涯的巔峰,同時這也濃縮了他的執政理念: 自由、革命以及穩定的貨幣體系。


因此,Ron Paul對比特幣感興趣也並不令人吃驚。他和他的兒子,即前總統候選人、肯塔基州參議員Rand Paul接受比特幣作為他們的競選資金。


Ron Paul博士作為數字資產政策網絡(DAPNet)的嘉賓出席了今年的Consensus大會。 DAPNet是一個公益性質的數字貨幣政策遊說組織,由經驗豐富的競選經理Jesse Benton和比特幣中心創始人Nick Spanos領導。會議期間,《比特幣雜誌Bitcoin Magazine》採訪了Ron Paul博士,並且諮詢了他對比特幣作為一種顛覆性的主流資產的看法。我們的談話也表明,比特幣並不局限於特定年齡——不是每一位像巴菲特那樣的老人都不喜歡比特幣。


你最早是如何了解比特幣,並在什麼時候開始持有?

有一次我讀到一篇文章,它打動了我。我當時只是有所耳聞,但並沒有太在意。然後我終於有了足夠的興趣去觀察整個數字貨幣市場——我喜歡觀察市場——你知道,比特幣可以從0美元到20000美元,這是一種令人著迷的東西。這意味著什麼?我也不清楚,因為沒人知道它的天花板在哪裡。


這讓我很感興趣,然後我看了看技術,儘管我不是一個電腦迷。如果我必須解釋區塊鏈技術,我不會做得很好。我感興趣的是如何替代傳統貨幣的問題、當市場崩潰時會發生什麼、如何保護市場大環境以及人們是否會有其他新的想法,這可能有助於解決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問題。我認為這就是比特幣所能提供的:一種法幣替代品,以及一個更自由的市場。


在CoinDesk的一次採訪中,我聽到你提到了與比特幣有關的自由市場。我想問你關於Sherman議員關於數字貨幣禁令的觀點。你認為這對國會意味著什麼?你認為國會是否會對數字資產不友好?


目前可能並不友好,但國會需要尊嚴。他們會在幕後工作,並在可能的情況下設置路障。數字貨幣越成功,政府希望參與的就越多。有像Sherman這樣的人,但他們不會那樣說話。我不認為他有影響力,因為他是在上層。他們不會突然通過某個法案,我甚至不認為他會提出法案。這不會是一場運動,他只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認為國會對這些事情的關注是否超過了它的能力範圍?我們看到國會在技術議題上有些無能。


我認為國會中沒有多少人在這個領域比我更懂,他們對市場原則的興趣也遠不如我。而且他們不願意讓未來出現大問題,所以他們對比特幣的興趣更小。如果國會做了一個關於對提比特幣採取禁止還是徵稅的民意調查,那麼他們可能還沒有想清楚。整體而言,共和黨人會更加寬容。但是像Brad Sherman這樣的大政府的支持者們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他的反應,他的情緒就是他的信念,因為他能看到美聯儲對貨幣體系的壟斷會發生什麼。他不希望人們談論或使用法幣替代品。所以,他會想一些辦法去懲罰這些人。


在你看來,Sherman似乎已經想透了這個問題。如果你聽他的觀點,他基本上是說加密貨幣對美元的主導地位和美國構成了國際化的威脅。

這說明了很多問題。他代表的是深層政府機構、軍方人士以及銀行體系中的其他人。他代表了他們的立場,即“不要干預美元”。但我並不擔心這一點,因為美元將自我毀滅。



是的,我正想談談這個。美元就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爆炸。你認為什麼可以加速它的發展?


我想是這樣的,但是需要其他人來回答這個問題。我只是想確定是否允許對沖。在我們國家,很多年來,我們不被允許擁有黃金作為對沖工具。我認為還有很多定時炸彈。我們很難弄清楚我們的外交政策是什麼。你知道,與敘利亞、朝鮮、伊朗的關係也往往時好時壞。


John Bolton和Abraham那些人,以及那些狂野的參議員——只要他們掌權,就可能發生糟糕的事,或者做出糟糕的判斷。這將改變一切。這可能會改變美元體系,或者說會改變股市。



最後,你談到了會有一場比2008年至2009年更嚴重的金融危機。你認為我們的市場地基開始動搖了嗎?這是不祥之兆嗎?


我想是的,但它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我認為,這一趨勢是在我們宣布不再兌付美元之後確立的。這實際上是一個宣告破產的聲明,而且問題一直在逐步累積。現在對美元的信任使得泡沫越來越大。它維持了很長時間,最終只會讓崩潰變得更糟。



很高興你提到了「泡沫」這個詞,在這個行業裡,這個詞經常出現。並且,你對比特幣的波動性有什麼看法?


比特幣價格會有波動。美元也會出現波動。從美元的供給和需求來看: 需要了解有多少人真正想要使用它,以及美聯儲印鈔票的速度。很多人從供求的角度來考慮價格,但他們沒有考慮美元的購買力,這很難計算。我在1971年意識到的一件事是,自從尼克松讓我們放棄金本位後,就變成了一個不同的世界。現在,我們有了數字貨幣,我認為它們將遵循同樣的經濟規律,但其中會摻雜一些主觀因素。不能否認的是,比特幣達到兩萬美元的時候有一些主觀因素在推動。但這是否意味著它毫無價值?不,我不這麼認為——事情就是這樣的。新興事物會有起伏。


如果我們看到它受到威脅,當有人走過來說,「我們需要一項法律來禁止加密貨幣,以消除這種不確定性。」對我來說,這種情況將會持續下去,而且會變得更糟。



你認為最好的監管方式是完全不監管嗎?或者你認為有辦法讓這些比特幣和區塊鏈公司快速成長,並且同時為投資者提供保護嗎?

我相信監管,而且必須嚴格,但誰是監管機構呢?自從大蕭條以來,我們已經制定了成千上萬的規章制度來規范金融體系,然而我們仍然使用的是2009年至今的體系。強監管沒有任何好處。當時政府決定要拯救這個系統的時候,他們最終還是瘋狂地獎勵那些已經在剝削我們的人:比如抵押貸款公司。但失去抵押貸款的人卻沒有得到救助。


我想希望回到金本位的年代。您看過Grayscale的Drop Gold廣告嗎?該公司正試圖用比特幣來淘汰黃金該公司表示,比特幣是一種黃金替代品。


但他們沒抓住重點。如果黃金過時了,市場就會宣布它過時了。即使人們在危機中使用比特幣,黃金也會被使用。如果你在委內瑞拉有一袋金幣,我也同樣會認為你是一個非常富有的人。



比特幣最近出現了瘋狂的上漲趨勢,而道瓊斯指數(DOW)、標準普爾(S&P)和其他傳統市場則呈現下行趨勢。你認為現在說與傳統市場脫鉤還為時過早嗎?


是的,我想現在說還為時過早。我想沒有人知道。這很難說,但顯然人們有足夠的信心去購買比特幣。但買家是一百萬人還是十五個人?這可能非常重要。


最後一個問題:你有比特幣嗎?


我有比特幣嗎?沒有。我們接受比特幣作為我們競選資金,但我們會立即賣掉它,因為我們需要支付賬單。

Bitcoin Magazine 是全球第一家專注於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媒體。2012年 Mihai Alisie 和 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聯合推出了第一本 Bitcoin Magazine。 Bitcoin Magazine 是全球第一家專注於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媒體。2012年 Mihai Alisie 和 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聯合推出了第一本 Bitcoin Magazine。目前,Bitcoin Magazine 中文版正式上線,全球最具影響力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