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times線上人物對話第三十九期】PoS興起前章:Staking Economy
人物對話
126天前
4228

螢幕快照 2019-05-16 下午11.06.03 上午.png


對話時間 : 5 月 13 日 18:00

微信社群 : blockchain-in-臺灣

對話嘉賓 : HashQuark執行長 李晨

輪值群主:blocktimes主編-Wade



來賓簡介:

Hash Quark執行長李晨


12年相關從業經驗,多年區塊鏈和雲計算產品經驗,擁有多項技術專利,區塊鏈社區KOL,專注區塊鏈背後的技術研究和產品模式演進,創建區塊鏈創新BaaS平台已服務眾多知名企業客戶。曾任通聯數據金融雲端和智能投研負責人。




【第一問】 

請介紹一下您自己,以及如何接觸區塊鏈領域的?


李晨:

大家好,我是HashQuark的CEO李晨Leo。我大約在2016年開始進入區塊鏈行業,在此之前,我從事過傳統金融行業,研究偏AI的體系。在進行一系列研究後,我開始意識到,僅僅依靠AI或傳統金融很難真正完整地顛覆或改造現有的金融體系,必須有一個價值網絡。如果沒有價值網絡,就會存在低效和空泛等問題。區塊鏈是能夠最直接建立價值網絡的技術體系,這就是我投身區塊鏈行業的原因。但是直到現在,我還依然認為自己還是區塊鏈的小學生,因為區塊鏈實在發展太快了。所以很榮幸可以在這裡和各位教練,向大家取經。




【第二問】 

請問什麼是Staking呢?它所衍伸出的staking economy對於項目方、礦池營運方、用戶各有什麼樣的盈利模式嗎?


李晨:

我理解,staking是通過token質押來爭奪區塊鏈分布式賬本的記權:如果獲得了記賬權,就能獲取相應收益。Staking economy作為分布式商業的一部分,主要提供區塊鏈基礎設施的服務,是分布式商業的土壤。目前由項目方、礦池和用戶三方共同參與,但也不排除未來加入更多利益相關方。


其中,

項目方:通過staking維護公鏈生態,越多優質節點參與,公鏈的基礎設施就約穩固,同時公鏈的生態也越豐富。

礦池:提供區塊鏈基礎設施服務,即維護staking節點,做到高效,穩定和安全,並獲得節點收益。同時還要吸引用戶,越多用戶給節點投票,收益就越高。

用戶:通過token質押獲得收益,相對簡單和便捷。


從本質上講,Staking模式是基於對制度的信任。與PoW挖礦(基於對技術的信任)不同的是,staking的成本構成更為複雜,包括個人聲譽、節點影響力等。此外還需指出,多數staking代幣設置了鎖定期,這本質上是一種流動性成本。在考慮盈利模式時也應將這些成本納入考量。




【第三問】 

目前能做staking的幣種主要有哪些,它是如何被評估收益的呢?部分Hash Quark的幣種設有提幣鎖倉時間,又是如何設定的呢?對於剛開始接觸staking的用戶,您會怎麼推薦配置呢?


李晨:

Staking代幣的種類有很多,目前較為主流的包括EOS、Atom、IRIS、XTZ、 Qtum、Loom、DASH、DCR等。收益評估我暫且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幣本位,即基於 staking幣本位的收益年化來評估;第二種相對複雜,需要將staking的綜合成本納入評估範圍,包括我之前提到的個人聲譽、節點影響力、staking鎖定造成的流動性成本等;此外也要考慮token本身的價值,例如EOS是為資源付費的token,那麼資源就是EOS的價值之一。綜合以上幾種成本,才能做好收益評估。


HashQuark支持的某些Token有鎖倉期,這是根據staking本身的鎖定時間來設定的。此後我們也會持續對鎖倉時間加以優化。最後談談Staking配置。這個問題其實見仁見智,很難給出非常具體的建議。我個人的建議是:在staking早期,由於參與代幣數量有限,在收益率上會有一定的早期紅利;也許盡早參加staking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第四問】

staking相當於用戶把token存進銀行獲取利息,您認為staking economy是熊市下散戶的保守投資方式嗎?它對於區塊鏈生態還有其他積極意義嗎(促進PoS共識接受度、減少炒作波動性...)?


李晨:

從某種意義上講,staking確實是一種較為保守的投資方式:它通過爭奪記賬權來獲取收益,不涉及交易,因而在幣本位角度來看是穩定和保本的,而且是合規的。這的確是熊市中的投資選擇之一。


我認為Staking對於區塊鏈生態確實具有非常積極的意義,具體包括幾個方面:


一、Staking對普通用戶而言門檻更低,只要持有token並進行質押,就能參與staking,這使得更多用戶能夠參與到區塊鏈生態中來。


二、Staking的本質在於維護公鏈賬本,並通過這一動作獲取收益。參與staking的節點越多,公鏈賬本也會更加穩定和安全,從而有效保障區塊鏈基礎設施。


三、Staking需要鎖定一部分token以獲取穩定收益,這種模式要求參與者更多地從token價值方面對公鏈進行評估和考量。這是一種長線的投資類型,也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市場炒作。




【第五問】

在PoS的公鏈下籌建Staking礦池,是否相當於DPoS的超級節點,它的去中心化程度會比較好嗎?對於公鏈治理的意見表達,Staking礦池會如何與用戶間互動呢?


李晨:

基於DPoS共識機制的區塊鏈確實相當於採用了超級節點模式,而超級節點模式也的確存在過於中心化的隱憂。但凡事都具有兩面性,至少在我看來,超級節點模式也不乏可取之處:


一、在DPoS公鏈運行早期,相對中心化也許是好的, 因為那時候網絡還比較脆弱,穩定高效的超級節點能夠保障網絡的安全和健壯。


二、超級節點模式能加速共識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區塊鏈性能(TPS)。這已經得到了驗證。


三、除技術外,超級節點運營還有助於進一步推廣公鏈、孵化公鏈上層應用、推動公鏈社區治理等。


因此很難說完全去中心化是否就一定是完美無缺的。我覺得理想模式是達到一種均衡。


再來談談治理意見表達。不同節點持有不同意見,用戶可以通過將自身持有的token投票到具體節點來表達自己的意見,用Token說話,這也是比較自然的方式。




【第六問】

Staking礦池相當於交易所或者錢包儲幣機構,您如何保障用戶資產安全?它有什麼保險機制嗎?


李晨:

Staking礦池安全是一個複雜的工程化問題,可以從以下幾方面著手加以解決:


一、保障區塊鏈網絡安全。舉例來說,大部分DPoS節點只需要擁有代幣投票權即可,而不需要代幣所有權。也就是說,用戶的代幣所有權仍歸自身所有,而不需要交付礦池,這種模式相對更加安全。


二、保障傳統互聯網通信安全,例如staking礦池可使用私有安全網絡,而不直接連通internet。兩者之間通過一系列全節點進行通信,這也是保障節點安全的方式之一。


三、加強內部管理,例如設置不同權限,專人專崗,並要求節點操作須經過多層審批,所有操作須留痕,以備日後審計。


關於前兩點,我們在Cosmos & IRIS節點的安全部署方案中也有提及。這篇文章已經發佈在了HashQuark公眾號等渠道,各位如果有興趣可以去查看。


最後一點,我認為要徹底地解決安全問題,需要更多地從算法上尋求突破,HashQuark在這方面也進行了一些嘗試。我們和PlatON基於KeyShard服務打造了密鑰管理系統KMS,利用MPC門限簽名技術來保證節點出塊。基於MPC的特性,私鑰會被拆分為不同分片,並且不會在任何時間和空間內完整出現。目前KMS正在Cosmos測試網上試運行。




【第七問】

您認為Staking礦池未來會如何發展呢?除了質押收益之外,它會開發其他衍生性商品嗎?


李晨:

Staking經濟還處在相對早期的階段,staking技術本身也在不斷演進。Staking礦池本質上是區塊鏈基礎設施運營商,而質押收益只是展現給終端用戶的形式。既然是區塊鏈基礎設施服務,那麼一定還會有其他不同的商業模式。


我在此做一些猜想。礦池可以為上層DApp應用提供穩定的區塊鏈基礎設施API,又或者通過貢獻節點技術和運營能力降低DPoS節點門檻,推動staking生態的去中心化。這些都是可能的商業模式。




台灣專業區塊鏈媒體平台blocktimes,深度戰略合作於BLOCK GLOBAL涵蓋大陸布洛克科技、韓國Coinin、東南亞Beecast。台灣blocktimes由資深電信人陳振國成立,提供區塊鏈業界深度訪談及專欄。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