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的左右之爭:大數據vs 個人隱私
區塊鏈
36天前
1280

1.JPG


傳統的政治派系通常分為四大類:自由主義左派、集權主義左派、自由主義右派和集權主義右派。左派傾向於更受控制的經濟,而右派則傾向於自由市場。自由主義者傾向於推行更自由的社會政策,而集權主義者則希望控制人們的隱私。


2.JPG


政治傾向通常是這樣定義的。但比特幣和p2p加密等新的技術正在改變這一點。某種程度上來看,我們的數字生活變得比我們在現實世界更重要。


正如技術專家一再向全球各地的立法者解釋的那樣,加密技術要是安全的,要麼就是不安全的。執法機構的擔保不會起作用,因為它們會造成安全漏洞。正如在互聯網上發送的加密消息要是私有的,要就不是。


這導致了兩種情況:政府要可以獲取公民的私人信息、財務和其他個人數據,要麼不能。目前的情況是非黑即白:人們要能夠使用加密技術,要生活在一個受監控的國家裡。


3.JPG


集權主義者可能想要獲得個人數據,以確保用戶遵守政府批准的社會規範;而左派人士則想要獲得財務數據,以確保公民繳納了「公平份額」的稅款。


在一個日益數字化的時代,這兩個政治派別都渴望有效地進行監控,以便將自己的價值觀帶入數字化領域。自由意志主義右翼可能是唯一一個不希望或不需要大規模監控的派別。


因此,支持監控和支持隱私的人之間出現了新的政治分歧。




Peter Thiel和Reid Hoffman 就此進行討論



2018年,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邀請了PayPal聯合創始人Peter Thiel和領英聯合創始人Reid Hoffman一起討論了這種新的政治範式。


關於加密技術與大數據的對比最初是由Thiel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討論時提出的。


Thiel說:「儘管我認為這些問題還沒有完全確定,但是我確實認為,在某種程度上,這兩個派別在政治上和中心化或去中心化的關係非常密切。」「加密技術要做的是是去中心化。人工智能則是中心化的。如果你想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構建它,你可以說密碼學是自由主義的,而人工智能是共產主義的。」



他進一步闡述了這一觀點。他指出人工智能是關於大數據的,而政府控制著所有這些數據,這些政府對公民的了解往往會超過公民對自身的了解,同時政府試圖通過中心化的控製而不是自發秩序來維繫社會的運行。由於政府會對去中心化較排斥,所以相比於加密貨幣和區塊鏈,他們更傾向於支持人工智能。


Hoffman對Thiel的自由意志主義與共產主義的類比進行了補充,他說:「你可以說這是『無政府狀態與法治的對比。」


Theil補充說:「我認為人工智能是要打造一個更加透明的世界——讓中心化背景下的世界更加透明。然後你的問題是:透明度的對立面是什麼?是犯罪還是隱私?」




我們將前往何方?



這種將數字隱私作為政治意識形態之間關鍵分界線的趨勢,其影響難以預測。目前還不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未來發展可能取決於左派自由主義者,他們將需要決定是否要將重心放到在線隱私上,因為比特幣創造了一種互聯網金融與個人隱私共存在局面。


實際上,區塊鏈的無政府狀態的概念是有所限制的。雖然在某些情況下,像比特幣這樣的存在可能會讓收稅變得更加困難。但為了保護收入來源,各國政府可能變相將稅收問題推向極端,比如政府官員可以拿著槍出現在公民的家中,並要求上繳稅款。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加密技術,dragnet監控可能也會變得不那麼有用,警方的傳統方式也不會那麼頻繁地用於破案。


當然,這基於這樣一個假設 : 從意識形態的角度來看,網絡隱私的倡導者將戰勝集權主義者。目前還不清楚是否有很多人關心自己的個人數據不受Facebook、谷歌和政府機構的侵犯。


說到底,技術如果站在那些喜歡強烈隱私的人一邊,就會使得控制變得更加困難。這一切將如何發展,大概率會取決於左派和集權主義者為了保障互聯網上的權力分配、控制社會的理念而採取的具體行動。




【原文由BitcoinMagazine同意轉載,原文作者為Kyle Torpey】


Bitcoin Magazine 是全球第一家專注於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媒體。2012年 Mihai Alisie 和 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聯合推出了第一本 Bitcoin Magazine。 Bitcoin Magazine 是全球第一家專注於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媒體。2012年 Mihai Alisie 和 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聯合推出了第一本 Bitcoin Magazine。目前,Bitcoin Magazine 中文版正式上線,全球最具影響力
新聞排行
熱門新聞

© blocktimes——專業的區塊鏈媒體平臺